Meta持续整合更新!Reels广告将迎来大地震!

Meta持续整合更新!Reels广告将迎来大地震!

Meta近年来屡屡有大动作,持续针对隐私政策的影响,在平台演算法以及机器学习技术方面不断改进,希望透过平台第一方数据,让商家找到相关性高的潜在客户。 今年7、8月以来,Meta重新整合旗下所有的自动化广告产品,虽然“直播购物”功能在马来西亚还未来得及上线,Meta就已经宣布移除,马来西亚本地使用者并不受影响;但平台计划未来着重短视频产品 Reels 的开发与推广,于马来西亚使用者及商家无疑是一场大地震。 根据Meta官方,Meta接下来将会推出“图片转换类视频”功能,开放静态图片格式投放 Instagram Reels 广告。也就是说,一组图片也可以选择将广告投放在Instagram Reels的版位,Meta会将一组图片自动生成影片。 随着Meta的积极转型,Instagram也推出了”Story自动范本”(Automatic creative template),让影音素材能够更弹性地呈现在“Story”版位。 如果广告视频或图片素材并不是适合Story的9:16 直立式格式,不管原素材是1080X1080方形还是16:9长形,只要广告选择“Story”版位,系统将会自动套用一组直立式的范本,将素材转换为符合Story的 9:16 呈现方式。 ”Story自动范本”能够让广告在Story版位呈现上有更好的视觉效果,虽然早前9:16直立式格式仅有图片能套用转换,但Meta宣布未来也将开放予视频套用同样范本。 这些改变,都意味着商家在未来可提供受众更多选择和呈现方式。 虽然截至目前为止,Meta并未提供让商家自行选择使用哪个范本,受众所“接触”的呈现范本形式全部仰赖系统自动学习后,根据不同广告受众的偏好动态自动挑选合适的范本;不过,商家可以在上传素材时打开“广告预览”,查看该内容的各种范本的呈现样式。 马来西亚网络及社交平台用户直线增长,根据We Are Social 2022年释出的最新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在今年年初已经达到1千555万Instagram用户,同时,Instagram 在马来西亚的广告覆盖率相当于年初总人口的 47.2%。 虽然近年来Tiktok用户飙涨,但使用Instagram的用户人数依然不可小觑,Instagram在本地的广告覆盖率在今年年初甚至达到了相当于本地互联网用户群的 52.6%(不分年龄)。 因此,Meta持续整合更新,Reels广告迎来所谓“大地震”,商家绝不能错过这项改革商机。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病毒式营销有毒为什么还要用?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病毒式营销有毒为什么还要用?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相信这个奇怪的小东西在亚马逊上…” “虽然我不是数学家,但听起来还不错对吧?” 看到这几句文字,是不是仿佛听到了声音? 不管是不是YouTube Premium的用户,肯定都看过这个骚扰了无数人的“烦人”广告。 这支广告影片一开始只是一支YouTube Bumper Ad,也就是YouTube影片播放前的可略过插播广告。而正如其他广告一样,商家投放的广告会尽量在可点击略过的前6秒抓住观众注意或好奇心,这支广告影片中的人——Ellen Pro,总是手持不同的奇怪物件,以一样开场白的电商课程广告,不止是台湾地区,连马来西亚、新加坡观众也是它的覆盖范围。 最近这则已经出现了好几年的广告,又莫名其妙被人制作成迷因(meme),再次“翻红”引起关注,即使你是YouTube Premium用户成功避开了可略过插播广告的“攻击”,也会在Facebook、Instagram甚至是Spotify上看到它的踪影。 这,就是病毒式营销(Viral Marketing)。 说到这种大规模投放、打开软件就看到,甚至次数多到令人厌烦的病毒式营销,其实不同地区、不同语言国家,都有这类型的广告,包括但不限这几年在YouTube常见的”百万电商Ellen Pro”、“理财规划Spark Liang”或者是“激励导师Brian Cha”。 那么,这样“引起反感”的病毒式营销算不算成功呢? 其实,病毒式营销并不单指这类型的网络营销,同时也指口碑、制造热点、整合媒体,最后才是网络营销。 在数字营销里,一个合格的病毒式营销必须符合两点,一,网民自发性的散播,二则是内容具备话题性,两者相辅相成,有话题性有趣甚至是恐怖、警惕相关的资讯,都会是使得网民自发性进行传播的关键。 病毒式营销的好处之一,就是营销费用比采用其他策略来得低,也有人称之为“无成本营销”,由于网民或者目标消费的自主转发,让原本应该由商家承担的广告成本,转嫁到了目标消费者身上。因此,对于商家而言,病毒式营销可以说是无成本的。 大部分时候,媒体的营销方式都是一对多的辐射状传播,打个比方,在电视新闻直播间中插入老年保健品广告,但是看电视新闻的观众却不一定是老年保健品广告的目标客户。 虽然看电视新闻的观众有一定的比例,是需要保健品的老年人,但他们也可能是学生、中年人,这种传播会让商家无法确定产品信息宣传是否接触到正确的目标客户群体。 但是病毒式传播是网民自发、广泛式的信息传递,比如今天可爱波斯猫拍摄的猫粮广告覆盖到了养猫的猫奴们,这群目标客户群会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公开转发,其他透过其社交平台接触到广告的家人朋友进行再次传播。 大部分时候,媒体的营销方式都是一对多的辐射状传播,打个比方,在电视新闻直播间中插入老年保健品广告,但是看电视新闻的观众却不一定是老年保健品广告的目标客户。 虽然看电视新闻的观众有一定的比例是需要保健品的老年人,但他们也可能是学生、中年人,这种传播会让商家无法确定,产品信息宣传是否接触到正确的目标客户群体。 但是病毒式传播是网民自发、广泛式的信息传递,比如今天可爱波斯猫拍摄的猫粮广告覆盖到了养猫的猫奴们,这群目标客户群会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公开转发,其他透过其社交平台接触到广告的家人朋友进行再次传播。 除此之外,病毒式营销中的产品和品牌信息,也会被消费者传递给那些与他们有着某种联系的个体,比如接触到广告的猫奴会私下转发传播给同样也是“Cat Lover”的家人朋友、甚至是“爱猫人士专属群”也是病毒式营销中能够精准接触目标客户群的原因之一。 而这群人当中,会付出实际行动购买猫粮的人也就是目标客户群,绝对比一般营销非均衡地,无差别传播覆盖到的目标客户群来得更多。

从抖音电商到Tiktok shop,全球迈向实现电商功能闭环!

从抖音电商到Tiktok shop,全球迈向实现电商功能闭环!

近年来,短视频软件迅速崛起,除了原本就抢占短视频市场的快手APP,最火红的短视频App要数抖音APP,还有俗称国际版抖音的Tiktok。 “抖音,记录美好生活。” 抖音在2020年开始逐步启动抖音直播活动后,同年上线了首个平台级的电商大促活动“抖音奇妙好物节”,而奇妙好物节在活动期间,获得了超100亿次的直播观看量,总成交额超过80亿元。 自此,抖音打开了电商大门,从直播带货,到开发橱窗、购物车、抖音小店等站内电商功能,实现了电商功能闭环。 疫情爆发后,“国际版抖音”TikTok也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风靡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月活用户数突破10亿。 按照抖音在中国国内的发展轨迹,爆火的TikTok也开始迈向实现电商功能闭环,成立Tiktok shop,登陆东南亚,上线小店功能,用户在观看视频或直播时,可透过点击查看商品及下单。 被大数据演算推送到用户面前的Tiktok网红,给观众粉丝“安利”商品,粉丝“吃下安利”后,直接在Tiktok加入购物车下单,整个过程都在Tiktok应用程序内完成,实现电商功能闭环。参照抖音电商在中国大获成功的模式,Tiktok shop准备打破东南亚国家长久以来,由Shopee和Lazada二分天下的电商战场。 抖音在2020年刚起步就达到了约5000亿GMV(商品成交总额);直到2021年抖音电商GMV同比增长了7.9倍,按照如此的增长势头,不久后将会超越淘宝及拼多多。 根据追踪互联网流量的云基础设施公司Cloudflare公布的数据显示,TikTok是2021年全球访问量最大的互联网网站,因此,对比其他被“贵流量”困扰的电商平台,TikTok电商自带巨大流量的优势不言而喻。 擅长营销的成熟品牌在TikTok电商更容易取得红利,比如准备上市的中国快时尚品牌SHEIN,就透过在TikTok上与大量 KOL及KOC合作、透过鼓励用户分享内容的品牌活动、与带货博主合作等等动作,达到了高度曝光。 一般电商平台的流量主要来源于“用户”透过搜索,接触到品牌投放的广告或相关商品,这就是传统的“人找货”;而沿用字节系演算法逻辑的抖音,则是以商品和视频内容的受喜爱程度来分发流量,也就是商品会根据演算法自己“走”感兴趣的人面前的意思。 这样的“货找人”模式下,搜索功能会被演算法取而代之,用户所能接触到的每一样商品,都是根据他平日的使用行为(User Behavior)来推送到他“面前”。 消费者会透过搜索来达到”计划内的消费需求”,打个比方,消费者会定期搜索并购买长期消耗品卸妆油;而抖音通过演算法,把人设化的商品内容与潜在用户连接起来,透过内容激活用户的潜在“非计划性消费需求”,比如把方便携带的卸妆湿巾推送到喜欢看沉浸式卸妆视频的抖音用户面前。 除了透过社交关系、内容、场景、数据等玩法,根据消费者画像和数据“找到”潜在消费者;通过好的视频内容去吸引用户停留、评论,或者激发用户点击分享,也可以唤醒有同样标签的、高精准人群的需求,形成良性循环。 总而言之,TikTok Shop参照抖音电商模式继续发展,马来西亚未来数位营销模式也将随之改变。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Magnicos的内容行销服务,请电邮到info@magnicos.com。您也可追踪我们的 Facebook专页《Magnicos Marketing》或 IG专页《magnicosmy》。

Co-Branding: The Power of Partnerships

Co-Branding: The Power of Partnerships

In today’s business world, more and more businesses are relying on effective collaborations to reach out to more audiences. The duration of the partnerships varies depending on the business objectives.

选对【微网红】做行销,比花大钱请【大网红】更有效!

选对【微网红】做行销,比花大钱请【大网红】更有效!

你最常使用的是哪个社交媒体?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ikTok还是小红书? 社交媒体盛行后,网红数量直线上升,根据We Are Social和Hootsuite公布的资料,在2021年全球社交媒体活跃用户就达到45.5亿,占全球人口的57.6%,而这些社交媒体使用者的思想、消费习惯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到网红这类的意见领袖的影响。 网红可以根据多元风格进行分类,也可以根据追踪人数分类,甚至在这几年还衍生出了“微网红”和“奈米网红”这样的名词。 微网红(Micro influencers)的定义会受到当地人口数量、语言强弱势程度等因素影响,但美国网红行销机构 Mediakix 把网红、粉丝与互动率三个数据之间的对应等级,给出了这样的定义:微网红的粉丝数量,约在有10,000~50000之间。 微网红的粉丝多为特定族群,这是因为微网红在一开始即设定了自己的“社群标签”(social tags),例如:美食、时尚、运动等等,吸引的粉丝也多为志同道合的群众。而广告商可以根据不同社群标签,挑选符合自身品牌的粉丝群,精准品牌讯息根据于特定族群,进而达到推广品牌之目的。 虽然微网红的追踪粉丝人数不如百万大网红多,但忠诚度却极高,粉丝高度信任。由于微网红及其粉丝处在同一“同温层”,因此粉丝对追踪的微网红有著高度信任感,在选购商品时更愿意参考微网红的建议,业配成果甚至比网红效果好。 微网红与粉丝们双方养成热络且紧密的互动关系,有助于刺激并促进购买。同时,微网红的粉丝人数比网红少,业配价格也相对较低。针对性的粉丝群体,让订单转换率更高,也适合推广品牌行销或是业配商品。 对于想节省开销的业主来说,选对“微网红”做业配行销,比花大钱请“网红”更有效!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Magnicos的内容行销服务,请电邮到info@magnicos.com。您也可追踪我们的 Facebook专页《Magnicos Marketing》或 IG专页《magnicosmy》。

Are Cloud Kitchens the Future of F&B?

Are Cloud Kitchens the Future of F&B?

What are the Cloud Kitchens?Cloud Kitchens are also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ghost kitchens, shared kitchens, dark kitchens, or virtual kitchens. These kitchens don’t usually have storefronts or dine-in options,

种草社区小红书 什么造就了超1亿月活小红薯?

种草社区小红书 什么造就了超1亿月活小红薯?

小红书,它的用户还有一个可爱的昵称——小红薯。小红书是一个通过用户生产品牌内容种草的内容社区,自己不生产内容,但提供一个平台让消费者交流。 用故事、情怀来赋予商品一定的号召力,激发年轻人的兴趣,投其所好,从而引发消费者共鸣。用这些内容来“告诉”潜在客户商品的价值,刺激购买欲。 听起来和一般的社交平台没什么特别大的差别,只是内容分享上的差异,是什么造就了超1亿月活小红薯?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小红书的内容和特别的用户模式。小红书页面上呈现的,都是个人账号发出来的内容,那些“种草笔记”看起来就像是用户自己确实使用了某样产品之后的用后感;同时,由于用户之间没有买卖关系,自主消费,大大地降低了人们对广告的“戒心”,提高了对品牌的信任感。 简而言之,“我”用户本人在看小红书的内容时,即使这些“种草笔记”是和品牌合作的广告,但是在观感上用户并不觉得它是广告,而是其他人用后感,真情实感的“种草笔记”。 KOL (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这一个词在社交媒体已经出现了好几年,随之延伸的是从小红书崛起的KOC(Key Opinion Consumer)。 KOC又称素人网红,除了源自小红书的用户模式之外,也有人是从淘宝客(将淘宝商品链接分享给朋友,朋友购买可得回馈),但意思都是身边购买商品后会热心推荐的亲朋好友,有着间接售卖能力的一群人。 KOL可以提高品牌的曝光与流量,让更多人看见品牌的行销策略;而KOC则是深度的、走心的,吸引消费者实际转换购买。 因此在小红书上以行销策略来说,在刚成立或有新品上市的品牌,会先与KOL合作,提高品牌的曝光与流量;在品牌有一定的讨论度或产品已经上市一段时间后,配合KOC比较“真实”“贴近”的各种“种草笔记”用后分享,导向其他用户购买/下载等的广告转换。 这些模式,造就超1亿活小红薯。 小红书的中坚力量来自于比较集中的群体,用户年龄主要集中在18-34 岁,占比83.31%;以女性用户为主,占比90.41%,男性占比9.59%。 都市白领、职场精英女性是其主要用户群体、用户消费能力强 ,且有相应的消费需求、追求品质生活。同时,根据《2021小红书活跃用户画像趋势报告》也能得出,美妆、美食、母婴和家居是小红书的四类核心人群。因此,如果你的目标消费者是小红书的用户群体,不要犹豫,宣传首选小红书。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Magnicos的内容行销服务,请电邮到info@magnicos.com。您也可追踪我们的 Facebook专页《Magnicos Marketing》或 IG专页《magnicosmy》。